觸目驚心 青藏公路沿線垃圾問題已形成嚴峻挑戰

  2019年09月18日 10:29
  來源:經濟觀察報

(圖片來源:經濟觀察網記者 金冠時/攝)

(圖片來源:經濟觀察網記者 金冠時/攝)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金冠時 位于青藏高原上的青藏公路,沿線垃圾隨處亂扔,以及露天堆積的情況,觸目驚心。這其中包括從昆侖山口至五道梁一帶,即地處三江源國家公園、屬于世界自然遺產——可可西里區域內的公路沿線地帶,情況尤為嚴重。

2006年以來,經濟觀察網記者多次沿青藏公路自駕。2019年8月,記者又沿青藏公路的格爾木至拉薩段往返,沿途所見即是如此。

就此問題,生態環境部現任督查專員、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原任要員等受訪者,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一方面包括公路管理等政府部門要管控好現有的垃圾問題;另一面則需要推動立法,將禁止隨意丟棄垃圾,上升到立法層面。

注:青藏公路,在3018公里牌的路牌附近的垃圾,2019年8月5日,金冠時 攝。   青藏公路為109國道的一部分,109國道全長3922千米。

注:青藏公路,在3018公里牌的路牌附近的垃圾,2019年8月5日,金冠時 攝。   青藏公路為109國道的一部分,109國道全長3922千米。

重新繁榮起來的青藏公路

青藏公路,亦即109國道的西寧至拉薩段,起于青海省會西寧,終點在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全長1937千米,于1950年動工、1954年通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線路最長的柏油公路,也是當前5條進藏公路(青藏線、新藏線、滇藏線、川藏南線及川藏北線)中最繁忙的公路。

在2006年之前,青藏公路沿線的垃圾問題,就已比較嚴重。

西南交通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的李啟彬、劉丹,在2004年第3期《交通環保》雜志上發表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現狀及治理對策》一文中,是這樣描述當時的情形:

“從格爾木到拉薩沿途 ,除公路沿線零星散落的塑料袋等白色垃圾外 ,在納赤臺、西大灘、不凍泉、五道梁、沱沱河和雁石坪等養路工區、兵站所在地聚集了大量飯店、修理店和加油站等服務場所,僅西大灘就分布有飯店三四十家,這些固定和臨時單位每天都將大量的生活垃圾隨意傾倒 ,在公路旁形成巨大的垃圾帶(堆)。如在納赤臺、兵站、養路工區以及商家隨意將垃圾倒在公路旁的昆侖河邊,其下游的格爾木河就是格爾木市二十余萬人的飲用水源;在西大灘,廣大商家將生活垃圾直接傾倒在公路旁,從車上就可看到長達數百米的由酒瓶、罐頭瓶和塑料袋等組成的垃圾帶,非常顯眼,且有日漸擴大的趨勢。”

2006年7月,青藏鐵路開通之后,青藏公路曾一度車流量有所下降,沿線的城市格爾木,以及多個集鎮也曾一度衰落。

但是,幾年之后,青藏公路的車流量,又呈現高速增長的態勢,沿線的城市及集鎮,如西大灘、五道梁、唐古拉山鎮、雁石坪鎮,也重新繁榮起來。

“我印象里,從2010年建設拉日鐵路(拉薩到日喀則)時開始,運貨的大貨車,又明顯增多了;再到后來,來自駕游的越來越多。”家住在格爾木的藏族居民才尕向經濟觀察網記者回憶。

2013年前后,中國進入了“汽車社會”。根據國際通行標準,每百戶居民汽車擁有量達到20輛以上,就是進入“汽車社會”。2019年2月,中國商務部在“2018年商務工作及運行情況新聞發布會”上介紹,2018年中國城鎮家庭每百戶汽車擁有量,已經從2013年的21.5輛提升到了40輛。

汽車社會的到來,同樣使得進入青藏公路的自駕游車輛日益增多。

此外,西藏的基礎設施建設成倍增長,也使得從青藏公路運輸物資進藏的車輛,增加了很多。

2018年1月2日,西藏經濟工作會議公布的信息顯示:2013年至2017年,西藏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7749.9億元,投資額年均增長在20%以上。而這7749.9億元,“相當于1978年至2012年西藏全區固定資產投資總和的1.9倍”。

同年4月,西藏自治區住建廳公布的信息亦顯示,2017年,西藏城鎮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實際完成投資103.56億元,同比2016年,增幅高達199%。

那么目前,青藏公路日常的車流量到底有多大?

2019年9月,交通運輸部政策研究室一位官員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因為青藏公路屬于不收費的國家二級公路,他們并不掌握這條公路的車流量數據。

在此前的2019年8月5日,交通運輸部主管的“中國交通新聞網”在《高原康莊道越走越寬廣——紀念青藏公路通車65周年綜述》中,引述青海湖公路段一位工作人員馬明強的話稱,在夏天的旅游旺季,“每天車流量超一萬輛”。

而在2004年李啟彬、劉丹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現狀及治理對策》論文中提及,彼時青藏公路日均通行客貨車輛是3000多輛。

青藏公路上越來越多的車輛,加上因為高原特殊氣候條件下,道路養護往往又多在氣溫相對較高的夏季進行,造成了堵車經常性地發生。延綿數公里乃至更長距離的車龍,在夏季里,幾乎每天可見。

世界自然遺產“可可西里” 亦垃圾遍地世界自然遺產“可可西里” 亦垃圾遍地

世界自然遺產“可可西里” 亦垃圾遍地

也就是從2006年開始,經濟觀察網記者十余次沿青藏公路自駕以及深入青藏高原牧區之中,實地見到了公路沿線的垃圾越來越多。

經濟觀察網記者獲得的一份青藏公路沿線垃圾調查報告顯示:

2013年10月16日至18日,來自全國多所高校的40名大學生、志愿者和可可西里保護區管理局的工作人員開展了一項“清潔青藏線”垃圾調查、清理活動。

在從昆侖山口至唐古拉山口450公里的青藏公路兩側垃圾統計結果顯示,共發現:“塑料飲料瓶63602個,占調查總數的40%;易拉罐43546個,占調查總數的27%;塑料袋及其他塑料包裝25588個,占調查總數的16%;玻璃瓶7416個,占調查總數的5%;紙質垃圾13913件,占調查總數的9%;金屬垃圾5122件,占調查總數的3%。垃圾調查總數為159187件,除了金屬垃圾以外,其他幾乎都為食品、飲料包裝及其他生活物品包裝,占調查垃圾總數的97%。這些垃圾主要來自卡車司機和游客的隨意丟棄。”

這項調查還表明,“青藏鐵路2006年通車至今,由于采用封閉式車廂,幾乎沒有對沿途環境產生直接影響”。

上述調查亦指出,“這些主要由不可降解塑料包裝組成的垃圾,不僅破壞草原景觀,還污染可可西里草原及長江水源地,更直接對家畜和野生動物造成危害。目前,青藏公路沿線居民點已經出現以垃圾為食物的‘垃圾羊、垃圾牛、垃圾狗’,不能被消化的塑料制品常常導致牛、羊生病、死亡。”

隨后幾年,當地政府部門和環保公益組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應對這種嚴重的垃圾問題,這包括從格爾木市郊到唐古拉鎮,建立了6個集中收集、運輸垃圾的“綠色驛站”,對自駕車游客進行環境教育、在部分牧區開展“垃圾換食品”計劃,鼓勵牧民收集草原上的垃圾等等。

但是,情況并未有得到根本的改觀。

2019年8月,經濟觀察網記者從青海格爾木市往西藏拉薩方向的公路往返自駕中,對此感受強烈。

從格爾木市出發,沿青藏公路,越過海拔4768米的昆侖山口,即進入可可西里保護區的所在地。

在青海省政府官方網站的介紹中,可可西里為蒙語,意為“青色的山梁”,亦被譽為“美麗的少女”,藏語稱該地區為“阿青公加”。

1995年,青海省政府將可可西里地區列為省級自然保護區,1997年12月國務院批準并公布其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中國面積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動物資源最為豐富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之一。

2004年,隨著電影《可可西里》的公映,可可西里被越來越多的國人所熟知。2016年,青海省部署三江源國家公園試點,可可西里成為三江源國家公園的核心區域;2017年7月,在波蘭克拉科夫舉行的第41屆世界遺產大會上,可可西里經世界遺產委員會同意,獲準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但是,進入可可西里之后,無需下車,沿途隨處就可見到在青藏公路兩側丟棄的各種垃圾,如易拉罐、塑料瓶、塑料袋、紙盒等等。

青藏公路,剛剛進入可可西里區域內,公路一側的垃圾即隨處可見。 2019年8月5日 金冠時 攝

青藏公路,剛剛進入可可西里區域內,公路一側的垃圾即隨處可見。 2019年8月5日 金冠時 攝

這些垃圾大多散落在公路外延5米內的范圍里,仔細觀察,不少垃圾也被吹入了公路之外的草原深處。

青藏公路路邊一側的垃圾,2019年8月10日,金冠時 攝

青藏公路路邊一側的垃圾,2019年8月10日,金冠時 攝

在部分地段,距離公路大概10-20米的范圍內,還形成了巨大的露天垃圾堆,乃至垃圾坑。

比如3018公里牌至3028公里牌之間,至少就有兩個這樣的垃圾堆(坑)。其中一個垃圾坑長約100米,寬不下10米,坑中包括各種生活垃圾,也有建筑垃圾,走近垃圾堆,即聞到惡臭撲鼻,并見到喜歡食腐的渡鴉,在其中活動。

青藏公路一側的露天垃圾坑,2019年8月10日,金冠時 攝

青藏公路一側的露天垃圾坑,2019年8月10日,金冠時 攝

在一些青藏公路沿線的建筑物周圍,如可可西里藏羚羊觀景臺周邊,在中國移動的通信塔,也都撒落了不少的垃圾。

在一個中國移動的通信塔周圍50米內,經濟觀察網記者繞塔一周,大致見到的各種垃圾就超過30件,包括易拉罐、礦泉水瓶、方便面盒、煙盒等,也有大塊的建筑垃圾。

青藏公路一側,中國移動通信塔旁邊的垃圾,2019年8月9日,金冠時 攝

青藏公路一側,中國移動通信塔旁邊的垃圾,2019年8月9日,金冠時 攝

在青藏公路沿途的一些集鎮周邊,垃圾問題更加嚴峻。以記者所見,其中以五道梁的情況最為嚴重。

五道梁有飯館、修車鋪、加油站、賓館、商店超市及診所等各類場所,至少幾十家。除集鎮周邊的各處垃圾,就在集鎮上,還有一個占地至少幾畝的垃圾地帶,污水橫流、臭氣撲鼻、各種蠅蟲、老鼠、糞便,遍布其中,令人望而卻步。

應對高原亂扔垃圾 需立法嚴懲

青藏公路沿線的垃圾問題,由來已久,政府部門及民間也一直在努力應對。

“其實我們一直在撿垃圾,總的量,算起來撿了不少。這包括有公路的道班工人們在撿,草原的‘管護員’們在撿,不少志愿者也在撿——有些明星,像胡歌,幾次跑到青藏高原來撿垃圾。但是與這種幾乎每天都有不少人、都有不少車,在扔垃圾的情況相比,大家撿的力度、力量,還是太小了。”2019年8月,格爾木的一位環保志愿者扎西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

2019年7月,娛樂明星胡歌在玉珠峰下、青藏公路旁,參與撿垃圾活動。圖片來源:同行的志愿者提供

2019年7月,娛樂明星胡歌在玉珠峰下、青藏公路旁,參與撿垃圾活動。圖片來源:同行的志愿者提供

2019年8月9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在靠近可可西里保護區邊緣的青藏公路沿線,也參與了現場撿垃圾的活動。在大約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里,十多位志愿者,每人都撿到了滿滿一大袋的垃圾。

這些撿拾到的垃圾,包括易拉罐、塑料礦泉水瓶、廢橡膠、泡沫、塑料袋、鞋子、桶裝方便面的桶,也包括破碎的啤酒瓶、大塊的破玻璃、鋒利的金屬片等等。

2019年8月9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在青藏公路沿線,靠近可可西里的邊緣地帶,撿到的垃圾。 金冠時 攝

2019年8月9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在青藏公路沿線,靠近可可西里的邊緣地帶,撿到的垃圾。 金冠時 攝

在當日的志愿者活動中,有一位曾供職于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的政府要員,他表示,應對青藏公路沿線的垃圾問題,需要從立法層面著手,“隨手亂扔垃圾,現在只是一個道德問題,但在青藏高原,在可可西里,在這樣的國家公園,世界自然遺產范圍內,可以且需要將之上升到一個法律問題。即推動立法,以法律形式禁止亂丟亂扔垃圾的現象。”

2019年8月23日,生態環境部綜合司監督專員夏光,就此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時也同樣表示,應對青藏公路沿線的垃圾問題,“無外乎是‘防’(防止)和‘清’(清理)。從管理權限上,公路的管路部門有這個職能,也可以通過法規授權的方式,立法從重處罰亂丟垃圾者。”



責任編輯:梁秋楓
每天給你呈現一個新鮮的
 三亞

三亞日報官方微信號:
syrbgfwx
客戶端
官方微信
英文微信
官方微博
相關新聞


    • 中國海警緝毒畫面曝光!驚險程度有如大片
      近日 @央視軍事 發布的一段中國海警緝毒視頻引發熱議,相關話題一度沖上熱搜
    • 神兵天降!央視記者探秘跳傘項目:“勇敢者的運動”
      飛機從1000米的高空中呼嘯而過,跳傘運動員從空中飄浮而下,準確地降落在地面直徑只有2厘米的“靶心”上。跳傘運動,作為軍運會項目中飛行高度最高的比賽項目,也被稱為“勇敢者的運動”。今天,央視記者來到跳傘比賽的比賽場地,帶你
    • 三亞:培育旅游消費新業態 推動全域旅游新發展
      三亞正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旅游業改革創新,高質量發展的宏圖正徐徐展開,向千億級旅游產業穩步邁進。
    • 三亞這場“高大上”的成就展讓觀眾“很有感”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成就展引起熱烈反響,不少人在觀展后更是發出感慨,為三亞感到自豪和驕傲。
    • 浪漫三亞灣 美景醉游人
      10月13日下午,三亞灣椰夢長廊海邊,陽光碧海,美景如畫,不少外地游客來這里踏海逐浪,拍照留影。


    • 三亞:培育旅游消費新業態 推動全域旅游新發展
      三亞正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旅游業改革創新,高質量發展的宏圖正徐徐展開,向千億級旅游產業穩步邁進。
    • 浪漫三亞灣 美景醉游人
      10月13日下午,三亞灣椰夢長廊海邊,陽光碧海,美景如畫,不少外地游客來這里踏海逐浪,拍照留影。
    • 12座“現代風”公廁亮相三亞街頭!投入使用時間,位置戳→
    • 呵護母親河,三亞志愿者在行動
      據了解,近年來,三亞繁星義工社每到周末就組織義工志愿者分批打撈三亞河水面垃圾,用實際行動保護母親河的美麗潔凈。本報記者袁永東攝。
    • 逛廟會 賞民俗 品美食
      當天9時許,2019年海棠灣廟會如期舉行,花燈、舞獅、歌唱表演、美食、竹竿舞……吸引了大批市民游客前來游玩。本報記者孫清攝。

  • 關于三亞新聞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投稿中心  |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9 Sanya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亞日報社 版權所有
    广东时时停止销售